夏季幸存者

夏季幸存者HD

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

  • Sarunas Zenkevicius 因德雷·帕考斯凯特 Gelminė Glemžaitė Vilija Grigaityte Giedre Gudeikiene Giedrius Jursys Larisa Kalpokaite 
  • Marija Kavtaradzė 

    HD

  • 剧情 剧情片 

    立陶宛 

    立陶宛语 

  • 86

    2018 

外国连续剧中的“第X季”是什么意思?

“季”就叫season,是美国娱乐界用的一个概念,比如体育、电影、舞台演出等,全都有“演季”或者“赛季”,这是降低成本,提高收益的一种运做方式。对于美国电视行业来讲,“演季”实际上就是指商业电视网在它晚间黄金时段的娱乐节目里所实行的一种惯例或者制度,新闻节目、早间、晚间等节目除外。具体来说,从9月中旬到第二年的4月下旬大约30多周的时间就叫“季”,在这期间,晚间黄金时段播出内容主要是首播,各个电视网新推的栏目,特别是新电视剧也都是在这时开始。 一般来说,美国周播电视剧的制作周期,实拍周期是八天,播出周期是七天。因为美国FCC(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有规定,要求晚间黄金时段15%以下的节目都是自制的。所以美国大的电视网要找大的电视公司来做节目,这就牵扯到很多细节要谈判,需要根据节目的走势来决定播出价格,就需要一个“演季”、一个“演季”的来操作。 “演季”制度在美国深入人心之后,每个“演季”一开始,观众就会有造成一种迫不期待的心理期待和强烈的收视愿望:好的电视剧只有今晚播,不看就会错过这个机会,就只能等到明年甚至后年才能看到这个剧的重播。电视播出方、制作方蓄势待发,形成合力,给每一个新节目、每一部新剧制造一种先声夺人的气势,这对创造收视率来讲是最重要的一个因素。 CBS的《幸存者》在夏季期间播出,第一期节目是5月份推出的,到7月份快结束的时候收视率形成了最高点,达到了4000多万观众。从2000年夏天以后,《幸存者》每年播两季,“演季”播一季,“淡季”播一季,虽然没有最初的一两个“演季”那么火爆,但表现良好到今天还在播。所以,“演季”并不是一种必须遵守的制度,美国的电视人到了暑期也未必都出去旅游,也有不少在家看电视的。FOX夏季也曾推出了一个新剧,很受观众欢迎。现在有美国学者认为美国电视的“演季”概念正在消失,全年都将成为一个“演季”了。 美国“演季”的概念和我们中国观众的生活状态是不太相符的,即使黄金周大家出门最多,收视率较之过去几年有变化,但仍是收视高点。此外,中国的电视仍是党和政府的喉舌,这个不能改变的基本性质使“季”受政治的的影响也非常大。每年三月份,开“两会”的时间就是“政治季”;还有6、7月份,一年好多个月都跟政治有关。 总体来说,在播出和制作的互相协调、配合方面,“演季”这种做法,让制作方、广告方等都能感到有一个好的节奏感;同时,让外边的制作单位、广告单位有一个清楚理解,也让观众有一个预期,这样就使得整个播出体系更加健全、更加科学起来。



帝企鹅的习性

帝企鹅个个都长得很健壮,这是因为大海里的鱼虾和头足类动物取之不尽,使帝企鹅们都能够“丰衣足食”。帝企鹅的游泳速度为5.4~9.6公里/小时。平均寿命19.9年。帝企鹅在南极冬季严寒的冰上繁殖后代,雌企鹅每次产1枚卵,由雄企鹅孵卵。不过,帝企鹅现存数量也仅有十万只。天敌主要敌害有豹海豹、虎鲸等。 企鹅的婚姻制度究竟是什么样子,是“一夫一妻”制,还是“一夫多妻”制,或是“多夫一妻”制,迄今似乎没有确切的研究和考证。不过,从帝企鹅的求偶行为来看,说它是“一夫一妻”制的家庭生活,似乎容易被人们接受。帝企鹅经过一段爱情生活的波折后,情投意合的伴侣选择好了,繁殖地也找到了,这样它们的爱情生活就会产生了一个飞跃——开始交配、怀卵、产蛋、孵蛋和抚养雏企鹅的家庭生活了。雌企鹅怀卵2个月左右,在5月份左右便开始产蛋。帝企鹅每次产1枚蛋,呈淡绿色,形状像鸭蛋,但比鸭蛋大得多,重约半公斤。雌企鹅在产蛋以后,立即把蛋交给雄企鹅。从此,雌企鹅的生育任务就告一段落了。事隔一两日,雌企鹅放心地离开了温暖的家庭,跑到海里去觅食、游玩和消遣了。因为它在怀孕期间差不多1个来月没有进食了,精神和体力的消耗十分严重,也该到海里去休息一下,饱餐一顿,恢复体力了。对于雄企鹅来说,孵蛋,的确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因为企鹅的生殖季节,正值南极的冬季,气候严寒,风雪交加。企鹅的生殖期选在南极冬季,是因为冬季敌害少一些,能提高繁殖率,同时,到小企鹅生长到能独立活动和觅食时,南极的夏天就来临了,小企鹅可以离开父母,过自食其力的生活了。这也是企鹅适应南极环境的结果。雌企鹅自从离别丈夫之后,在近岸的海洋里,玩够了,吃饱了,喝足了,怀卵期的损耗也得到了弥补,便踏上返回故居之路,寻找久别的丈夫和初生的孩子。在熟以万计的企鹅中,雌企鹅可以通过叫声来准确辨认自己的丈夫和孩子。雄企鹅孵蛋的孵化率很难达到100%,高者达80%,低者不到10%,甚至有“全军覆没”的惨相发生。这倒不是由于雄企鹅的“责任”事故,也不是由于它孵蛋的经验不足,技术不佳,主要是由于恶劣的南极气候和企鹅的天敌所致。造成灾害的气候因素有两个,一是风,二是雪。企鹅孵蛋时若遇上每秒50~60米的强大风暴,就难以抵挡,即使筑起挡风的墙也无济于事。可以想象,强大风暴能刮走帐篷,卷走飞机,使建筑物搬家,把一二百公斤重的物体抛到空中,更何况小小的企鹅呢!遇到这种天灾,只能落得鹅翻蛋破,幸者逃生。特别是雪暴,即风暴掀起的强大雪流,怒吼着、咆哮着、奔腾着,横冲直撞地袭击着一切,孵蛋的企鹅不是被卷走就是被雪埋,幸存者屈指可数。企鹅的天敌也有两个,一是凶禽——贼鸥,二是猛兽——豹形海豹。虽然,企鹅选择在南极的冬季进行繁殖,是为了避开天敌的侵袭,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企鹅也有旦夕祸福。冬季偶尔也会有天敌出没,万一孵蛋的企鹅碰上这些凶禽、猛兽,也是凶多吉少,不是企鹅蛋被吞,就是蛋碎。这种悲惨景况,时有发生。小企鹅出生3个月左右,南极的夏季来临了,它们跟随父母下海觅食、游泳。当南极的盛夏来临时,它们已长出丰满的羽毛,体力也充沛了,于是它们脱离父母,开始过自食其力的独立生活。